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迟到的京东,上了快手老铁的车

在失去了大将辛巴、散打哥之后,快手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带货引擎;“双十一”商标战中失利、直播慢了不止半拍的京东,意图在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上,扳回一局。“史上最优惠”、“超级百亿补贴”、“买贵就赔”,这些嚣张到广告法都坐不住的宣传语,在大家的视野里循环播放。五月还没结束,各大卖货平台就为即将到来的618年中大促准备弹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的首次电商盛会,各家都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势。5月27日,快手正式宣布跟京东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双方将在快手小店的供应链、品牌营销和数据能力等方面展开合作。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等双方正式签约就在前一天,阿里巴巴宣布,“618”期间将会有300位明星在天猫、淘宝直播带货。在网友看来,吴亦凡、王嘉尔、迪丽热巴等流量明星都搭上这列“淘宝直播号”,颇有些疫情之后“报复性营业”的意思。明星云集的淘宝直播号来源:网络隐藏在博眼球的花式营销背后,大家都在卯足劲,为第二季度的业绩财报、营收状况画上亮丽的增长曲线。与此同时,短视频内容平台、电商平台的重合用户越来越多,边界也越来越模糊。不管是社交、文娱还是OTA,都在向着直播卖货进军,“万物皆可播”背后,各家争夺的本质仍是流量。再次牵手一家是主打数码3C产品的传统电商平台,一个是“老铁666走一波”的下沉内容霸主,看似历史性的牵手,实际上早有预兆。2019年618,京东就宣布与快手达成合作,让快手达人帮忙带货。那时,尚未退网的“散打哥”是为京东带货的主力军,在直播间里,散打哥简单粗暴,“今天是618购物节,散打哥跟京东强强联合,只卖阿迪耐克的鞋子”。去年的618,京东的平台累计下单金额达2015亿元。快手红人散打哥2019年618带货视频来源:快手这次合作不一样的地方在于,2019年的“618”,快手老铁需要在快手小店点击购物链接,最终跳转到京东App才能完成交易,而这次合作则是京东将自营商品直接在快手小店上架,下单、物流、售后都将绕过京东App。据快手透露,这一合作将于今年6月的“京东618”和“快手616品质购物节”期间落地;6月16日-18日期间,部分快手达人直播带货的商品将来自京东自营。并且,在这次的官方口径中,快手将自身从“京东618”分离出来,更多地提到了“快手616品质购物节”,而与京东合作,更像是快手在当下摆脱便宜、不高级的标签。疫情期间董明珠在快手平台带货,尽管有传言称3.1亿的销售额都是供应商网上拿货所为,但是快手仍乐于将这件事视为用户消费力强劲的标志,“平均客单价超3000元,充分体现了快手用户对和高品质商品的消费能力”,快手公开对媒体宣布道。一方面,京东自营在过去的几年里,其仓储、配送、售后的品质是得到消费者广泛认可的,此次在快手上架,很大程度上能提升在快手购物的用户体验,并且京东的整体客单价相对也不低。快手直播买货、京东自营接单,一条龙服务下来,那些白嫖多年却从未在快手下单过的人,或许在这时候迎来“破冰”订单。说到客单价,尽管市值被拼多多赶超,但京东的客单价仍是拼多多的三倍多。2019年京东全年的客单价为客单价为5761元,拼多多仅为1720元。看似与拼多多气质相符,但快手还是想搭上更有消费潜力平台。另一方面,对于京东来说,电商平台的流量获取能力已经有限,快手和抖音等新的流量平台给流量获取注入了新的力量。截止2019年年底,京东的年度活跃用户为3.62亿人,而拼多多为6.28亿,直追淘宝天猫。京东能否扳回一局3.62亿看似仍然是庞大的数量,但在过去的两年里,京东的活跃用户不仅放缓,还曾有过负增长的阶段。在资本看来,公司可以亏损,但是不能失去增长的潜力。这也是京东选择快手的原因,轻松达成3亿日活的快手,或许会将京东重新带回用户增长的快车道。京东的的自营供应链体系能接住快手的流量、订单,老铁的高转化率也能成为京东的增长动力。再反观快手对这次合作,就能明白为什么与快手达成深度合作的是京东,而不是唯品会或者拼多多。在失去了大将辛巴、散打哥之后,快手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带货引擎;“双十一”商标战中失利、直播慢了不止半拍的京东,意图在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上,扳回一局。不过,就像网易考拉将旗舰店开到京东、苏宁将旗舰店开到天猫,表面上看,京东也只是将集团旗下的自营商品放在了快手售卖。简言之,快手只是京东自营的渠道商之一。看似有些魔幻,但风向已经转变:品牌商要付钱买推广位的渠道商,也开始在新的次元里,寻找新的渠道商。快手也对媒体公开挑明,快手负责主播京东的直播及短视频营销推广,这意味着更多的公域流量会向京东开放。一种说法认为,快手与京东合作,会增强快手供应链能力的说法。前京东新通路战略负责人孟奇对此并不同意。他表示,除非快手再以商户身份入驻京东,用京东的仓配服务然后自营部分商品,可以说为快手升级供应链。否则京东只能帮助已经在快手做推广的商家,更便捷地使用京东的电商履约能力。总之,看似是电商直播的“风口”,实则是抖音、快手等平台拿着流量的砝码待价而沽,声势浩大的宣传背后,流量永远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疫情之后的电商直播,被赋予了浓厚的消费复苏的意味,各大品牌厂商哪怕不赚钱,也要通过电商直播,赔本卖吆喝,提升影响力。这一次年中大促,也是他们得以从疫情中回血的机会。最终不管是京东与快手的跨平台合作,还是淘宝直播斥资让明星下场,热闹之后,消费者能买到高性价比的产品、得到优质的服务,才是市场共同的需求。

2020年05月29日 11:32

侨雄国际拟收购上海中军哈工大部分股权的谅解备忘录失效

5月21日,资本邦获悉,侨雄国际(00381)发布公告,就有关涉及可能收购上海中军哈工大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若干股本权益的事项。从签署谅解备忘录后及于独家期间内,即谅解备忘录日期开始至签订谅解备忘录后120天,公司有权对目标公司进行尽职审查。由于中国爆发公共卫生事件,公司预计未能于独家期间内对目标公司完成尽职审查,经买卖双方同意,决定谅解备忘录暂不执行,并于本公布日期及其后不再具有任何效力,谅解备忘录的订约各方概不得就谅解备忘录向另一方提出任何索偿。待公共卫生事件过去后,双方会另行协商定立新合作条款。董事会认为,谅解备忘录失效并无对公司的业务或财务状况及股东整体而言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头图来源:123RF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2020年05月22日 11:47

在线教育爆火,只有这两类公司抓住了流量红利,60%企业恐倒闭

今年2月,在线教育的需求全面爆发。此前,从业者热议的话题一直是如何培育市场获取流量。2019年,在线教育大打营销牌,烧钱拼广告,花费几百亿也不过带来几千万用户。疫情下,因为“停课不停学”,不花一分钱,就全面的提高了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也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性的流量增长,有业者估测,至少为在线教育节约近5000亿的获客成本。各大媒体纷纷预测,在线教育将成为疫情过后的最火行业之一,可能将改变在线教育获客难、获客贵,大部分呈亏损的状态,并在5年后迎来大爆发。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决定着在线教育爆发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底层基础设施的变化,5G、AI等科技的发展和建设,家庭网络的普及和使用费用的降低,在提高在线教育效果的同时,令用户使用在线教育的门槛持续降低。另一个是形成完整产业链,即在线上教师培训、技术平台提供等产业环节上都有专门的服务机构。产业上下游的不断完善,将实现资源协同共振,不断降低企业成本。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也引发了不少从业者的忧虑。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中国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的观点较有代表性,他说,“如果一些教育机构因为承接不住大流量的涌入,而降低了教学质量,或者一些匆忙转向线上的教育机构不能给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4月后将引来退费潮,机构仍然要面临重大打击。而很多用户可能会丧失对在线教育的信任,或者形成恶劣印象,短时间内很难扭转,反而可能成为在线教育的灾难。”更让从业者担心的是,此次在线教育在全国的“被迫性”普及,还有可能给在线教育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由于教培行业具有产品标准化复制难、产品差异化难、评判标准复杂等特点,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在线教育企业是否有“招架之力”,教师及运营服务人员是否充足,服务是否跟得上,课程效果是否经得起检验,都将决定着其能否“有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恐怕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机会,而是试金石。有观点认为,今年一年内将有至少60%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一大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将被淘汰出局。精锐教育CEO张熙表示,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发展都靠投资,存在泡沫。年初第一家宣布停运的在线教育企业明兮大语文,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推断。在其创始人王嘉树《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中,这样解释停运原因,“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究,导致投入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而最近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疫情放弃投资。”不过,线下教育的被迫转型和竞争的加剧,也将带来在线教育模式突破和创新的可能。行业中可能出现黑马,正如淘宝后再有京东、拼多多。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太效应将继续增强,头部企业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已经经过大量客户检验的产品和服务,势必仍将在这次疫情后,收获留存大批付费用户。已在教育行业布局多年的山行资本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的爆发使在线教育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增长爆发,现在就是比拼各家公司此前积累的能力。”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增长4倍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极大机遇,但未必利好每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研究表明,只有两类公司抓住了这次疫情的流量红利:一是帮助实现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巨头,如阿里钉钉、腾讯教育、科大讯飞等,它们为各地中小学搭建线上平台。钉钉自2019年3月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后,正式推出“教育钉钉”建立教育业务线,助力中小学校园教育数字化转型。在12月17日“教育钉钉”成为教育部在官网公布首批通过备案的教育类移动APP之一,然而彼时钉钉在大众心目中的定义仍然是“办公软件”。而疫情发生后,钉钉教育支持平台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教育行业地位开始突显。钉钉于1月29日发布“在家上课”计划,紧急上线直播课堂等,支持全国大中小学远程教学后,使得其下载量暴增。在各大APP应用商店排名不断上升,甚至越居首位,随后也被中小学生屡屡推上热搜。据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副总裁方永新(花名大炮)透露,自疫情发生钉钉上线在线课堂后,带来的用户增量至少是以前10倍以上。截止2月中旬,钉钉已经支持了全国超30个省份、300多个城市的大中小学开课,覆盖超5000万学生。这教育业务规模的扩大,让阿里巴巴集团看到了中国未来数字化教育发展更多的可能性,将加大投入力度,优化巩固钉钉在教育生态中的地位。方永新表示,“钉钉教育线团队规模约为30人,此后阿里巴巴集团将在人员、技术、资源上进行更多的投入。明年我们除了去服务更多的学校、教育局和教育厅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目前我们发现的一些学校、学校、老师的的新需求,做重点开发,提供增值服务。”二是现有的在线教育龙头,如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iTutorGroup等。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成立于1998年,是全球第一家成立超20年的在线教育机构,为用户提供成人英语、对外汉语和青少儿英语、数学、语文、编程等真人在线互动课程,目前,已拥有数万名老师,每年提供超过千万堂在线互动课程。iTutorGroup靠成人英语真人互动培训起家,后期逐步开发了青少儿K12阶段课程,品类扩充至包括英语、数学、语文、编程在内的四门课程。并打造了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以及在线汉语教育品牌TutorMing三个子品牌。自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环比增长4倍,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同比上涨215%,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同比上涨了85%,单月注册用户突破了100万。其中80%新增注册量来自免费公开课。赖荣明表示,赠课的确是对外进行品牌和产品能力展示的一个机会,但要量力而行,且性质要单纯,保证质量和效果,“只有质量才能把流量留下来”。目前,iTutorGroup的付费用户两个品牌各占50%,而vipJr增速明显更快。“过去三年我们在青少儿英语方面投入更多,未来将同时发力英语、语文、数学、编程,为客户打造一站式学习平台。”赖荣明说,未来vipJr将成为iTutorGroup未来战略重心。战略重心转移,并不代表成人英语需求的下降,而是在线成人英语培训方面TutorABC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产品已经相对成熟,未来一年TutorABC将更注重面向B端提供专业英语学习,打造“英语+”的概念。在线教育目前最大成本投入是获客,而iTutorGroup除了利用TutorABC、vipJr,两个品牌的互相引流外,还背靠中国平安集团这个巨大流量池。“在线教育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是很重要的,烧钱获得流量,势必导致盈亏不平衡。目前集团各专业公司都在帮我们推广产品,未来我们还将为集团旗下各公司定制课程,深度服务与协作互引流量。”赖荣明坦言,今年也将面临着更大的工作压力,加快工作节奏。“其实我们原计划2020年底开放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但是疫情突发,考虑到学校和B端机构对于平台系统支持的迫切需求,我们最终决定将开放时间提前。”iTutorGroup自研系统,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在这次疫情中,在线教育的工具性被凸显,即其互联网属性更被大众认可,而教育属性则次之。大部分被迫投入在线教育的用户,抱有的想法是“特殊时期,教育有总比没有好。”因此对于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这次短期的用户暴增有可能只是一次免费的公益,而真正能帮助其获得红利和留存的是教育服务效果和体验。当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停止线下教学活动后,线下教育机构纷纷陷入焦虑,紧急求助寻找支持线上教学的开放平台。同时,各大在线教育机构通过免费攻势迎来大批流量,也迎来了宕机,微博中“XXX崩了”的热搜不断,评论中满是学生的吐槽。iTutorGroup却是个例外,“其实创立之初我们也是应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授课,但运营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服务不够精细,存在数据无法收集分析、依赖人工排课等情况,功能限制太多,如果定制,平台方要价又太高。”赖荣明对猎云网说。自2005年开始,iTutorGroup就投入到了一系列技术研发中,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建立了动态课程生成系统、环球网络架构、在线学习系统以及可实现万人同时在线的全球智能讲堂等自研系统及平台。“如今iTutorGroup的运营完全依赖自研系统,尤其这次疫情期间对B端学校、机构免费开放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运用了自主研发的AI智能相关技术,可以完成教学、教材分屏、智能排课、课后作业、在线会议等在线教育机构的一系列运营。”据介绍,未来中国平安还将在技术方面对iTutorGroup持续赋能,提高其产能产值,赋能教师与教研团队。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更有争夺红利的实力,因为运营时间较长,对产品的打磨更完善,营销的经验也更加丰富,在突发疫情面前的反应也要更快。“麦奇科技创建至今已经有22年了,线上教育行业中发展史这么长的公司是难得一见的。这是缘于在日常运营中我们非常注重财务规划,不会动用学员未消课的预付款。另外由于我们经历过非典、台风等突发事件的洗礼,已经为应对突发情况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技术支持。”赖荣明说。在疫情发生之初,iTutorGroup召开了4个多小时的会议,对疫情形势做了分析和判断,并进行了紧急部署:全体员工取消休假线上复工,应对可能激增的用户;开启线上招聘,培训储备班主任和教师;对外开放每月400堂免费公开课,让学员平安在家学;捐赠1万套牛津英语课给战役一线人员,免费开放自主研发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并顺势在中国平安旗下子公司如平安好医生、壹钱包等APP中设立服务专区。大年初三,iTutorGroup就实现了全员线上复工,从1月底启动线上招聘至今共10000多人投递简历,超过60%参加线上面试,录取400多人,为后续在线教育的爆发增长储备员工。“疫情期间陆续有其他在线教育公司停运,并向我们寻求援助,预计4月后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不可否认,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短期的流量暴增,并提前了在线教育发展进程,然而能否将流量真正变为红利还要看疫情结束后各家的转化和留存率。

2020年03月14日 00:14